台灣育成中心概況

  我國創新育成中心的設置,主要是依據經濟部中小企業發展基金管理運用委員會,於民國8548日第十一次會議所核定之《鼓勵公民營機構設立中小企業創新育成中心要點》而設立。其法源根據為《中小企業發展條例》第四條、第九條及第三十條暨中小企業發展基金收支保管及運用辦法第六條之規定。此一制度形成的背景因素是經濟部中小企業處為配合政府推動台灣成為亞太製造研發中心之既定政策,所規劃之中小企業輔導措施之一。其作法與目的為希望藉由經濟部中小企業發展基金之經費運用,達到鼓勵與輔導公民營機構,包括各省()政府及縣市政府、學術機構、技術研發機構、公營事業及民營企業,利用現有之軟硬體資源,整合專業技術、人力、資訊與實務經驗,來培育中小企業或個人進行創新或創業,進而加速台灣產業之升級。

  我國創新育成制度成立至今只有三年的時間,但是全台創新育成中心(以下,簡稱育成中心)總家數到目前為止有36家。其中,包括由中小企業處輔導各大專院校所成立之中小企業育成中心30家,以及由公營機構的中油煉研所、研究機構的工研院所設立之育成中心、製鞋中心所設立的育成中心、中山科學研究院分別在台中和龍園所設立的育成中心、與民營的明水育成中心等。

  我國現行創新育成中心的培育重點,主要著重在高科技事業的養成,尤其是對於近年來帶動我國經濟持續成長的新興高科技產業,如資訊電子、電腦網路技術與軟硬體產品、生化科技、高級材料、精密機械等之培育,幾乎為所有育成中心的共同目標。此外,對於科技人才的培訓、與企管行銷等商業能力的養成等,亦為部份育成中心的業務之一。

  蘇顯揚、呂慧敏(1998)曾對國內育成中心做一調查,調查內容包含育成中心設立年月、設立初期之土地和建築物來源、設立經費、法令依據、設立目的、行政單位的支援措施、服務項目、是否設置專業經理人及其職責、進駐家數、進駐業別、進駐企業融資方式、進駐標準、進駐期限、進駐費用、進駐企業交流情形、附近技術支援單位、以及育成中心經營課題和對我國育成政策之建議與展望(5-1)

  就設立時間方面,我國最早設立的育成中心為工研院創業育成中心,其於民國857月成立,距經濟部中小企業發展基金管理運用委員會,於民國8548日第十一次會議所核定之「鼓勵公民營機構設立中小企業創新育成中心要點」公佈之時間僅3個月。此後,一直到861月始有台大慶齡與台東師院等兩家育成中心的成立。接下來之成立情況集中於下列兩個時期,其一為864~7月之間,共有6家創育中心的成立,其二為8612月迄874月止,共有13家成立。其餘的育成中心之營運時間尚不滿一年。

  土地與建築物來源方面,由於我國創新育成中心絕大部分為由大專院校所籌設,故其土地與建築物來源皆為學校,研究機構的創業育成中心之土地與建築物則來自中央政府。由此可知,利用現有資源,尤其是學校來籌設育成中心,可說是我國現行中小企業育成政策的主要策略之一。在設立經費方面,由於我國現行由大專院校籌設之創新育成中心,皆為接受中小企業處的輔導所成立,故在設立經費來源方面,除了固定設備投資外,接受政府補助的比重相當高。調查顯示育成中心之設立經費的來源,平均來說有66.5%來自於政府補助,26.2%屬於自有資金,9.4%來自於其他。

  至於我國現行創新育成中心之設立目的,旨在政府政策的引導之下,充分利用社會─尤其是學校的現有資源,來協助中小企業創新與創業,以達輔導高科技產業之養成、與促進中小企業轉型升級之目標。此外,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促進地區產業發展,以匡正我國地區發展不平衡之問題,亦可視為育成中心的積極功能之一。簡言之,「產官學一體,創造三贏」,可說是育成中心的終極目標。

  我國育成中心提供的服務項目方面,技術指導為每一家育成中心共同之服務項目。其次,空間與設備,如辦公室、會議室、OA機器、實驗用機器設備之出租或提供比例,亦高達90%以上。此外,資料與圖書室、員工教育訓練、進駐企業之宣傳亦為我國育成中心的重要服務項目之一,提供比例達90%。至於進駐企業之宣傳、法律與稅務諮詢服務、一般經營指導等與企業經營有關之服務的提供比例亦在70~80%左右。與此相當的是展示空間與電腦的使用或出租。另外,經營負責人之研修之提供比例亦在64%左右。

  有關融資面的服務項目之提供比例皆在50%以下。其中投資或融資的仲介比例相對較高,為40.9%,直接投資或融資比例降為22.7%,提供補助金之比例則僅18.2%。此外,提供比例最低的為買賣仲介,其比例為4.5%

  由此觀之,技術層面的指導為我國育成中心最重要的功能,而為協助創新與創業所必須之硬體條件的整備,包括辦公室、會議室、OA機器與實驗用機器設備、展示空間與電腦之使用或出租等,亦為育成中心的重要服務項目之一。此外,對進駐企業之宣傳經營層面的指導,包括法律、稅務方面的諮詢服務,與一般經營指導,亦為育成中心的服務重點。至於融資方面的協助,目前看來,則並非多數育成中心所具備的服務項目之一。

  由前節分析,美國的育成中心裏必然配置有支援整個育成中心之營運與進駐企業的專業經理人。日本的情況則多透過整個組織、或外部專家,以組織的方式來達成專業經理人的職能。至於我國的情況,大部分的育成中心配置有專業經理人,其中,一半強為正式編制內人員,其餘為兼職人員。

  由於育成中心扮演著創業期企業之培育、創新技術的開發、與企業負責人的養成等相對困難度較高的任務,而為達成此一目的,維繫著整個育成中心經營成效良窳之專業經理人,更必須從以前建教合作的模式中被動解決廠商所提出來之問題的角色,轉變成主動發掘問題、並協助廠商解決問題的運作模式。由於,其中所牽涉到之專業知識與行政輔導能力,需要長時間投入相關行業之輔導工作始能不斷累積,因此,專業經理人在組織中之編制與能否長期投入創新育成之工作,對其輔導能力的提升與整個育成中心之經營績效影響甚鉅。

  企業進駐標準方面,由於我國育成中心的定位不管就創新或創業來說,均較偏向於企業技術能力的提升,因此,有關企業的進駐標準,大致除了必須是中小企業且具備公司型態(具營業登記證及公司執照)之外,技術能力與是否為科技研發型產業,是一很重要的考核標準。也就是說,企業想進駐育成中心,必須其技術或成品具創新性或()已具雛型,只需一些配合性的技術支援,便可讓成果順利誕生之企業。

  當然,除了技術審查之外,一項創新技術是否能夠順利推向市場,或者一個企業是否能夠順利誕生,產品的市場性、潛力與經濟效益,以及企業營運計劃、企圖心與財力狀況等,皆是影響成敗的關鍵。因此,有關營運方面的綜合審查也是企業進駐審查的重要標準之一。

  我國育成中心進駐家數與成立時間的長短,有相當密切的關係。設立時間較長,位居都市中心,規模較大者,吸引的進駐企業數也較多。至於進駐企業之業別,由於我國育成中心的定位偏向科技型產業之培育與技術創新,影響所及,所有進駐企業當中,有48.9%屬於研發型之製造業;29.5%屬技術與知識密集之資訊服務業;接下來為一般製造業占11.4%;其他服務業占6.8%;商業與其他則分占2.3%1.1%

  我國育成中心之進駐期限也有限制,一般來說以3年占最多數,其次為5年,但也有少於3年者。至於進駐費用,國內現行育成中心之收費情形,視育成中心所提供的服務、設施與營運政策等有相當的差異,但若就企業經營的角度來看,目前的收費水準應屬偏低。

  以上,我國創新育成事業的興起受政策性提倡影響因素最大。在營運經費方面,絕大部份之育成中心目前仍接受政府的補助。不過,企業的經營終究是要考慮成本與效益,以免因經營赤字而倒閉,因此,如何籌措財源,例如如何提高輔導的成效,進而與進駐企業形成成敗與共、利潤分享的共生機制,以創造更大的財源等,成為目前育成中心經營上所面臨的最大課題。

  另外,由於我國現行育成中心的設立方式,絕大部份是利用學校的現有資源來加以籌設,因此,有關輔導機制的建立問題方面,如何整合學校之資源、空間與人力,有效投入育成事業,也是大部分育成中心經營上所面臨的重大課題。

  法令方面,如進駐企業其產品尚在研發階段,還在測試尚未量產,根本不可能領有工廠登記證,以致無法享受進口機器免稅優惠、或適用政府協助中小企業研究發展計劃等,現行法令、規章無法配合育成政策,以落實輔導中小企業創新、創業之美意等;以及有關經費運用方面,諸如因學校尚未進入校務循環基金,本身亦沒有成立校務發展基金,以致育成中心與廠商之間的營收項目,仍受到國家預算法規的限制,無法自行運用等方面的限制,為部份育成中心目前極待解決的課題。中、日、美之育成中心比較如表5-2所示。

回上層